观点
美国空军正在开展“未来协同式空中、太空和网络作战”研究
远航

2017-11-21 | 观点

据美国c4isrnet网站2017年11月18日消息,关于美国空军的“多域指挥和控制”(MDC2)研究,美国空军MDC2事业能力协同团队负责人Chance Saltzman发表了一些重要的观点:

Saltzman称,美国空军即将完成一项为期16个月的研究,此研究将可作为军方2030年代作战和实现空中、太空和网络空间之间无缝协同的蓝图。美国各军种正在重新组织以为多域战做准备,这种多域战将涉及5个作战领域的作战及其效果的无缝协同。

自2016年6月开展听证会以来,MDC2便一直是空军参谋长戴维·戈德费恩的首要任务,并命令美国空军在过去16个月内开展了一项备受期待的MDC2研究。该研究目前已经接近完成,并将在11月27日向空军高层领导汇报。

MDC2如何变化?

很多军事领导人已经强调,由于未来威胁环境的变化,必须在组织、观念以及主义方面做出改变,空军对MDC2的追求也不例外。尽管美国空军多年来一直在多个领域开展行动,但是到2030年,包括反介入区域拒止、反卫星武器、定向能武器、计算机网络攻击在内的威胁场景正在迫使美国空军对MDC2做出改变。未来战场将包括城市、多地域、多领域、多部门、联合、多国并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展开。美国最近一项关于“2030空中优势”的研究所得出的主要结论之一即是,2030年的空军结构必须同这种类型的威胁做斗争。

行业如何进行支持?

在多域战概念研究方面,洛马公司一直在进行战争游戏研究开发,以帮助概念化空军和行业在获得解决这些复杂问题的解决方案方面的好处。空军协会年度会议上,洛马公司展现了以下一些方案能力:

  • 向指挥官演示单一网络、空中、太空或其中每一种组合都可以用来对付地图上某个目标的能力;
  • 协同规划和空中任务命令,包括推送到战术C2节点的协同和空间任务;
  • 使用软件应用程序来减轻单座驾驶舱飞行员的负担,使他们能够专注于主要任务;
  • 软件能够自动检测干扰或断开的链路,并找到下一个最佳的通信路径,而无需任何飞行员的输入;
  • 使用机器学习从合成孔径雷达地图中选出关键目标(这通常需要几分钟的时间才能让训练有素的操作员找到)

人类部队如何向这些目标演变?

Saltzman称,向多域作战的转变将需要2-3年的时间,因为有一些问题还需要考虑。其中一个关键的问题是确定MDC2下的命令结构。例如,哪个命令会同时使用太空、网络空间和空中,并在与对手接触时进行更改?空军如何同步这三种指挥官的战斗节奏?

为了更有效的解决这些问题,美国军方必须做好以下一些基础:

  • 启动政策
  • 虚拟化数据
  • 通信网络
  • 多域作战(MDO)概念
  • C2和MDO专家
  • 基础设施
  • C2工具

一旦这些基础方案得到解决,多领域C2便可建立,并可准备应用。空军也将开始多域战争游戏演练,首先是建立一个战争游戏系列,让空军指挥参谋学院和空军作战学院人员参与其中;其次是建立一个影子作战中心,用以考察敏捷采购和开发运营,特别是与IT和软件采购相关的领域,这将有助于军方保持在迅速变化的技术趋势之上,并可利用商业最佳实践;第三,空军将努力建立一支C2人员干部队伍,在职业层面挖掘专业知识和熟练程度

收藏
阅读数:
原文链接:c4isrnet
`

相关推荐

没有相关内容

作者关注

观点 2017-11-23

高超声速技术将如何使空战发生改变

远航 摘自:airforce-technology网站

观点 2017-11-10

军事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争议

远航 摘自:usnews

同源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