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研究表明未来多年内直升机飞行员和维护人员数量将严重短缺
李昊

2018-03-06 | 聚焦

据美国VerticalMag网站2018年3月1日刊文,一项新的研究证实,直升机工业界在未来至少18年的时间内将面临有资格的飞行员和维护人员极度短缺的问题。

根据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约三分之二的国际直升机协会(HAI)成员单位已发现,他们越来越难以找到合格的机械师了。这项研究由北达科他州立大学(UND)、HAI和国际直升机基金会(HFI)合作开展。这项研究预测,2018年至2036年间仅在美国就将出现7,649名飞行员的需求缺口。该预测数据的主要根据是未来20年内,美国国内的飞机保有量将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

此外,维护保障人员的预测结果更值得重视。在2018年的直升机博览会(Heli-Expo 2018)上,UND的Elizabeth Bjerke博士透露,现在开始到2036年,美国通过认证的航空机械师的累计缺口将达到40,613。

Bjerke说,整个行业一直在谈论这个问题,但是针对飞行员短缺的问题所做的工作则要少得多,此外“我们确实认为,如果不在短期内做出重大改革的话,机械师的缺口短缺将(比飞行员的缺口)更为明显。”

一项针对250多家HAI运营商成员单位(其中四分之三来自北美)进行的调查显示,67%的运营商已经发现雇到合适的机械师越来越困难。

并且,直升机飞行员和航空维护人员的短缺已经越来越国际化。

Bjerke说,中国直升机行业的不断增长是直升机行业人员供应的巨大威胁之一。虽然2017年中国国内的直升机保有量只有1000架,但随着中国人口和基础设施建设规模的不断扩大,中国对行业专业知识和人员的需求将越来越迫切,随着其国内直升机产业的发展,将从世界上吸引大量的飞行员和维护人员。

在美国,支线航空公司也对直升机飞行员的供应构成威胁。当其营业规模扩张、而固定翼飞行员数量无法满足需求时,这些运营商将吸引直升机飞行员并为其提供固定翼飞行员转换培训项目,以填补缺口。

UND与三家支线航空公司取得了联系,以了解直升机飞行员是否对这些转换培训项目表现出兴趣。Bjerke说,调查结果显示,直升机飞行员对这些项目的兴趣非常高,仅在2017年,就有约500名旋翼机飞行员通过了培训转入固定翼领域,其通过率达到95%。而这只是UND调查的三家航空公司,整个行业的数据将远不止这些。

虽然运营商们称,他们一直是从传统业务领域如军、民用航空学校等招收飞行员,但在业内通过提高待遇来挖墙脚也是一些大公司常用的手段。

事实上,根据对飞行员的采访调查结果,64%的飞行员离职后都会选择去其他的航空公司。

运营商的观点

Bjerke表示,“运营商们对(人员)短缺问题有很多想法,我们把这些意见综合起来,尝试获得更深入的观点。”业内一个普遍的看法认为,固定翼行业已经为飞行员规划好了一条理想的职业发展道路,但旋翼机领域并没有。

“有250小时飞行经验的旋翼机飞行员很多,但这个行业真正需要的是时间和经验更为丰富的人。那么我们如何让一个经验较低的飞行员顺利的发展成为业内所需的经验丰富的飞行员?”

在维护方面,一些人认为应该应该在部队退役的机械师的招聘和再培训方面开展一些工作,以帮助其克服缺乏经验的问题。Bjerke称,目前行业还没有为其做好相应的准备和必备知识的培训。目前直升机行业你将有一大批经验丰富的优秀机械师即将退休,但并没有足够有经验的接班人来填补未来的岗位空缺。

与年轻人的交流

对于是HAI和HFI来说,如何吸引到下一批直升机飞行员和航空机械师是未来工作的重点之一。

HAI总裁兼首席执行官Matt Zuccaro说,“我们的行业需要认真地审视我们的工作方式,”“我们真的没有选择,这些数字表明,因为运营商无法雇佣到足够的合格员工,我们行业的未来增长将会减缓。但我们现在可以做出努力来改变这种趋势,现在就主动采取行动来招募下一代飞行员和维护人员。“

Bjerke提出了几项建议来解决迫在眉睫的人员短缺问题,其中包括充分发挥年轻人自己的力量和创造力。她表示,“这一代年轻人与我们非常不同,数字化简直是其与生俱来的特质,我们需要接受这些并与他们积极交流。”

Bjerke提出了一些想法,比如在YouTube、Instagram和其他社交媒体网站上创建和发布更多直升机视频,以及为Snapchat设计直升机主题的滤镜,并发掘虚拟现实技术在直升机领域的潜力。目前,虚拟现实技术已经在维护训练方面得到了应用。

Bjerke还鼓励直升机业内的成员提供更多的实习机会,以便让学生们帮助其探索与青年人交流联系的最理想的方式。

此外,在直升机飞行员和维护人员规划职业发展道路方面的创新同样也能够对吸引年轻人从业方面起到帮助。Bjerke称,这一代年轻人喜欢有保障的工作和职业发展道路,并举例了UND和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的合作为例。由于担心未来的飞行员数量难以满足需求,CBP与UND合作,为其在校学生提供相关的飞行员培训,以便学生们能够一毕业就能够应聘并加入CBP的队伍。

Bjerke还表示,工业界必须在再培训项目、财务援助和更多的旋翼机行业奖学金方面投资。

即将出现的劳动力短缺有可能严重削弱直升机行业。因此正如Bjerke指出的那样,需要整个行业做出重大调整才能够应对。而解决方案的实施需要包括政府、工业界、军方、金融、保险和教育在内的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共同努力,才能够实现。

收藏
阅读数:
原文链接:verticalmag网站
`

相关推荐

没有相关内容

作者关注

聚焦 2018-03-14

贝尔和优步计划其空中的士项目Elevate于2023年投入使用

李昊 摘自:http://www.aviationtoday.com/

聚焦 2018-02-28

空客公司从Voom中吸取经验用于空中的士项目

李昊 摘自:美国《航空周刊》网站

同源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