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美军将领探讨如何实施多域战
郭道平

2018-05-17 | 聚焦

据防务头条网站2018年5月14日刊文,在4月召开的一次有关多域战的各军兵种高层会议上,美国高级军事领导人担心俄罗斯或中国可能在战争之初即“征服”了美国的盟友,而美国制止它们的计划还在制订之中。美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已就如何在一场进攻行动中将黑客、卫星、特种作战人员和空袭组合起来进行了预演,但美国还没有准备好针对一个大国实施这种多域作战。

一位与会者称,在美军聚集好力量之前,太平洋和欧洲的部分地区可能已被征服了。“如果威慑失败,我们将无法防止领土和人口的流失”。就波罗的海国家而言,每个潜在目标距俄罗斯边界驱车仅有几小时的路程,而北约在那里的极少量军事存在常常只被当作是敌人的一个“绊脚石”。一旦战争打响,美国将不得不放弃这些暴露的盟友,在整合和聚集资源之后进行反击。另一位与会者认为,当美国试图反击时,如今的敌人不会再像萨达姆·侯赛因那样两次(1990-91和2002-03年)让美国有长达四、五个月的机动、部署和备战时间。“我们并非不可预测。他们已经建立了一个系统来做这种预测”。

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曾任美国联合司令部司令)承诺要让盟友相信美国在战略上是可靠的,但“对任何对手而言,在作战上又是不可预测的”。为作到使敌人难以预测,美国正在发展作战方式,近年来势头最猛的是多域战。美国各军兵种长期以来都是以有限的方式协同作战,特别是在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飞机在支援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地面部队的时候。但多域概念希望将联合性推向更高的层次:在广袤的战区内无缝集成地面、海上、空中、太空和网络空间,让每个军兵种既能协助其他军兵种,同时也能得到其他军兵种的协助。另一位与会者称,为实现这种整合,美国正在对指挥和控制进行另类思考。各个指挥官的角色必须在支援与被支援之间快速转换。

就空军而言,它已经采用了一种在整个战区内为攻击、加油,侦察和其他任务作规划的功能性方法,而不是像陆军那样在下属各司令部中划分地域。但空军在实施多域指挥和控制(MDC2)作战方面存在自己的困难。特别是目前的战区联合空中作战中心(CAOCs)只能响应陆军高层提出的空中支援请求,而无法满足未来战争所设想的众多广泛分散的快速机动旅的作战需求。“这就带来了巨大的联络问题”。空战司令部司令麦克·霍尔姆斯将军认为,美国空军可能需要针对未来战争分散指挥结构。一位与会者提出了“优步”的空中力量版解决方案:地面指挥官可以输入他们对特定类型支援的请求——空袭、电子战、侦察等,还有一个自动以距离最近的可用装备来满足其请求的中央系统。美国海军同样也在研究如何在更大规模的战争中指挥和控制其部队。

但是,有与会者警告说,“在我们尽可能加强指挥和控制时,也应预计到敌人会破坏我们的计划”。在军官们谈论“同步”作战时,“(它)意味着我们应有能力精确同步以下活动:机动、火力、持续保障、指挥,防护”。这位与会者认为,未来势均力敌的对手将会阻止这一点。美军必须接受更少的精确同步。

收藏
阅读数:
原文链接:防务头条网站
`

相关推荐

没有相关内容

作者关注

聚焦 2018-05-10

美国空军与NSF加强合作

郭道平 摘自:美国《空军杂志》网站

聚焦 2018-04-25

俄罗斯在叙广泛运用电子战而使EC-130失能

郭道平 摘自:防务头条网站

聚焦 2016-09-12

分析:蜂群无人机开始扰乱战场和市场

郭道平 摘自:英国《飞行国际》网站

同源信息

聚焦 2018-04-25

俄罗斯在叙广泛运用电子战而使EC-130失能

郭道平 摘自:防务头条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