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关专题
郭道平

2018-05-23 | 观点

最近10年全球防务支出评估:从经济危机到安全危机

2018年5月21日,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网站发布题为《A ten-year global defence-spending review: from economic crisis to security crises》的博客分析文章,作者Lucie Béraud-Sudreau博士是国防经济和采办研究员。博文认为,近10年的削减使得亚洲在军费方面超过了欧洲,西方列强现在愿意在防务上投入更多的资金。

2008年金融和经济危机导致欧洲和美国的防务支出大幅减少,现在其国防支出水平有所回升在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经济的复苏,二是地区安全危机过多。最近10年的数据表明了全球防务开支的一些持续变化趋势。

这一分析源自IISS的《军事平衡+数据库》所提供的2008-17年全套国防经济数据,以及2018年《军事平衡》所涵盖的几乎所有171个国家的2018年数据。在此分析中,情况尤为不明的地区和国家包括,中东(卡塔尔、阿联酋)、亚洲(老挝、朝鲜、越南)和欧亚大陆(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以及利比亚和叙利亚等冲突国家。尽管如此,这10年的全套数据仍可以很好地反映2008年金融和经济危机对防务支出的影响。它表明,这次经济危机使防务预算降低之后,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多重安全危机的新时期,这一新时期开始推动全球军费上升。

亚洲防务支出超过欧洲

2009-2015年间,欧洲防务支出下降尤为明显,其防务开支每年都在实际下降。以美国为主的北美地区,金融危机的影响延续到了2011年。当时,奥巴马政府面临强大的压力,要求减少由于金融危机导致的部分预算赤字。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驻军的减少,也有助于减少美国的防务开支。201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预算控制法案”(BCA),以终结债务上限危机。BCA削减了美国一部分防务预算,导致2011-2016年的防务开支逐年减少(见图1)。

这种情况意味着,2008-2017年间军费开支增长的动力来自全球非西方国家。中东地区的增长率最高,为7.2%,其次是亚洲4.3%。尽管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在这10年间防务支出增长了3.9%,但近年来却有所放缓。

结果,亚洲的防务支出超过了欧洲。两者相差高达853亿美元(按2010年价格计算)(见图1)。亚洲在全球防务支出中的份额从2008年的17%上升到了2017年的24%(见图2),欧洲则从2008年的22%下降到2017年的18%,而北美则从46%下降到了36%。 在同一时期,中东的份额也增加了(7%-12%)。

西方防务预算开始回升

然而,2017-18年的数据显示出新的变化趋势。正如在《2018年军事平衡》发布时所阐释的那样,经济指标回升使得全球军费开支重新增长,特别是在西方国家。许多欧洲国家,包括军费开支最大的国家,都宣布计划在未来几年增加防务预算。在美国,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国会已同意在2018年和2019年大幅增加防务开支。实际上,2018年美国的防务预算实际增长6%,法国增长3.3%,德国增长2.5%(见图3)。

经济环境的改善使得防务开支得以重新增长。而国际关系不确定性和多重危机的增加,又为西方政府增加防务支出提供了论据。

相比之下,世界其他地区的主要军费开支国家,即原来的全球防务开支增长的驱动者,其防务支出增长现在已经放缓,主要是由于经济因素。目前没有迹象表明,这些国家会在短期内加快增长步伐。沙特宣布其2018年国防预算减少13.4%,尽管近年来沙特在每个财年结束时都上调了实际支出。较低的能源价格以及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之后受到经济制裁,已经对俄罗斯的经济和卢布造成了损害。2018年俄罗斯防务预算尽管名义上上涨了,但实际上应该下降了2%。尽管中国的国防预算持续增长,但与过去几年相比速度放缓了,这与其经济增长放缓相符(见图4)。

这种情况可能并不意味着全球防务开支下降的趋势完全逆转,因为全球各个地区都在重新调整军费。尽管如此,上述分析表明,经过一段时间关注其他优先事项之后,西方列强在经济环境改善但安全前景恶化的情况下,现在愿意增加防务方面的开支。

收藏
阅读数:
`

相关推荐

没有相关内容

作者关注

数据图表 2016-03-30

美国国防部披露F-35战斗机最新数据

郭道平 摘自:美国《空军杂志》网站

数据图表 2016-02-23

A-10攻击机延迟退役之后新的换装计划

郭道平 摘自:美国《空军杂志》网站

数据图表 2016-02-19

美国空军新的空中加油机装备数量需求

郭道平 摘自:美国《空军杂志》网站

同源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