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关专题
郭道平

2018-09-21 | 观点

对美国空军新愿景的解读

2018年9月17日,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网站发布题为“What we can learn from—and add to—the new Air Force vision” 的评论文章,作者是对外政策研究主任、高级研究员迈克尔·奥汉隆,文章主要观点如下:

在本周于华盛顿举行的空军协会年度全国会议上,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概述了一项计划,该计划将使空军的主力部队结构扩张近25%。由于保障能力和基础设施不会增加太多,因此整个美国空军的规模和可能的预算净增长更有可能只达到15%。但以美元计算,这仍将使资金真正有所增长,年度预算因此而增加250亿美元或更多。

威尔逊与空军参谋长大卫·戈德费恩共同制定的计划,对国家关于国防规划的学术辩论做出了有价值的贡献。具体而言,根据特朗普总统和国防部长马蒂斯分别在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和2018年《国防战略》中制定的总体指导,空军这项计划优先考虑了大国战争(以及威慑问题)。这个中心目标取代了长期以来的两场地区战争的结构,这种结构在超过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里引导了冷战后的美国国防政策。超越伊朗、叙利亚、朝鲜或阿富汗,以中国或俄罗斯为中心的突发事件将脱颖而出。

并且确保拥有地区盟友的美国能够在一场如此大规模的战争中胜出,会比试图同时击败两个较小的地区大国要困难得多,这一点不足为奇。此外,在建立打赢一场战争的力量时,还要为可能同时发生的另一场战争做必要的准备。中国和俄罗斯也有能力通过较小国家所没有的网络空间、反卫星、核力量和其它有针对性的攻击手段扰乱美军的部署和行动。所有这些因素使人们有可能理解为什么空军经过认真分析会推荐一个几乎与冷战时期一样大的部队结构——386个作战中队,20世纪80年代和当前分别有401个和312个中队(每个中队有最多有24架飞机,视机型而定)。

对关键前沿陆地基地、卫星和通信基础设施生存能力的担忧,也意味着空军正确地将重点放在诸如轰炸机、加油机和指挥/控制/通信/情报系统等装备上,它们将在未来的资金和军力结构中获得最大比例的增长。

收藏
阅读数:
`

相关推荐

没有相关内容

作者关注

同源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