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2019-06-14 10:06

CNAS报告:为何美国需要一种新的战争方式

郭道平 摘自 新美国安全中心网站

2019年6月12日,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网站发布题为《Why America Needs a New Way of War》的报告,作者是国防项目高级研究员克里斯·多尔蒂。报告指出,美军没有命中注定的战场胜利。如果我们希望一切都保持原样,那么一切都必须改变。

这是几十年来第一次有可能想象美国正在与一个大国进行一场大规模战争并可能遭到失败。对于习惯于美国军事优势及其慑止重大战争能力的几代美国人来说,大国之间暴发武装冲突的设想似乎毫无可能。认为美国(拥有世界上最昂贵且遥遥领先的武装力量)可能会输掉这样一场战争的想法似乎是绝对荒谬的。然而,战争和美国失败的可能性是真实的并且在不断增长。

鉴于美国武装力量最近主要的常规作战行动是1991年和2003年对萨达姆·侯赛因统治的伊拉克的大规模压倒性胜利,许多美国人可能想知道这是如何实现的。本报告指出,一个突出的问题是美国的战争方式(美国军事战略和行动内隐和外显的思维架构)在海湾战争后相结合时不再有效。

中国和俄罗斯花了将近20年时间研究当前的美国战争方式。虽然国防部已将其军事优势视为理所当然,并专注于击败非国家对手,但中国和俄罗斯一直在制定战略并开发新的概念和武器,以便在战争中打败美国。他们通过利用时间和地理优势来弥补相对于美国的弱点,并通过关注其武器和概念开发工作来寻找攻击美国军事行动中脆弱节点的方法。这些战略和概念的目标是创造一种合理的致胜理论,即中国或俄罗斯避免与美国联合部队进行“对等战斗”,从而有可能在局部战争中击败美国及其盟国和伙伴。中国和俄罗斯的这些战略,曾经看起来似乎难以置信或远在将来,但现在已开始取得成效。它们正在改变关键地区的军事平衡,并推动盟友和伙伴重新考虑美国提供的安全保障。

美国在关键地区军事优势的不断下降以及中俄致胜理论合理性的日益增强,激发了2018年《国防战略》的制订。该《国防战略》意识到,不努力重塑美国的军事战略、作战思想和随后的部队设计,美国国防部和联合部队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困难,包括无法确保东亚和欧洲等重要地区的有利平衡;难以应对中国和俄罗斯程度在公开冲突之下的胁迫行动;无法阻止中国和俄罗斯对盟国和主要伙伴的攻击;如果威慑失败,难以打败中国和俄罗斯的侵略。更简单地说,该《国防战略》和此前提出的第三次抵消战略等,是在向国防部、联合部队、国会和美国人民发出一个闪烁的警告信号,即当前美国的战争方式存在根本性缺陷。

这些缺陷的潜在后果是深远的。随着盟国和合作伙伴开始对美国的安全保障下注,美国军队失败的可能性甚至对失败貌似合理的推断都可能开始破坏美国的联盟和伙伴关系。这些关系帮助美国维持了全球秩序,这种秩序几十年来使美国人变得安全、繁荣和自由。

尽管存在警告信号和可怕的后果,但美国军事战略和作战思维的变化已经渐渐变得乏善可陈,而且过于专注于寻找“银弹”技术解决方案。开发新的美国战争方式将需要在资源和装备上做出一些转变,但其核心是一个智力挑战。推动变革的大多数努力都是如此,目标是找到一种方法,使目前的美国战争方式再像1991年和2003年在伊拉克时那样有效。

现在还没有回到冷战刚结束后的美军统治时代。美国国防部、联合部队和更广泛的国防机构,必须应对中国和俄罗斯所构成挑战的系统性问题。美国需要一种战争方式,这种战争方式不是基于历史上国家力量的异常不平衡,而是要适合与拥有强大军队和大量非军事力量的大国进行长期竞争。

中国和俄罗斯所构成的挑战既现实又难以应对,但美国军事思想家过去曾面临并遭遇过类似的挑战。前几代美军专业人员赢得了针对德国和日本的两线全球战争,在核毁灭的阴影下建立了大国竞争和威慑的知识框架,并开发了从冷战结束直至现在承载着美国军事优势的技术和概念。

本文是为解决这一代美军专业人员和政策制定者所面临的核心军事战略问题所做的开场白。它旨在将军事思想和政策制定集中在最关键的问题上,同时也是发展新的美国战争方式的知识基础。鉴于挑战的紧迫性和失败的严重后果,每位美国国防专业人员都有责任维持美国的战略优势并将其传递给下一代。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