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数据源标签'PE.DataSource id="au-cone" datasource="按作者名取得作者信息_数据源" authorName="康国卫" xslt="true" '返回数据错,原因:缺少根元素。,源码:]

观点 2019-07-03 09:07

美国太空军组建其路漫漫

康国卫 摘自 美国防务头条网站

据美国防务头条网站2019年6月28日发布的署名分析文章,如果参议院国防授权法案通过,新上任的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约翰·雷蒙德将军明年可能面临三项艰巨的任务:即成立太空司令部作为新的作战司令部、管理长期存在的空军太空司令部和组建太空军。美国前国防部负责太空政策的副助理部长道格·罗维罗及部分官员对此表示担忧,主要担心3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创建+管理的双重任务,他们认为雷蒙德上将的工作不仅仅是管理多个组织,而是创建+管理的双重任务,但仅就创建多个组织本身就已经够难的了;二是控制范围的问题,控制范围是一项长期的组织原则,即任何一个管理者或指挥官都不应该有太多的下属直接向他们汇报,更何况是同时领导3个组织;三是作战空间架构改善的问题,如果最终相同的人会做相同的工作,只是佩戴不同的徽章,那么所有这些重组又有什么意义呢?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的凯特琳·约翰逊说,参议院关于太空军的语言表述,为新一届政府让它回到仅仅改变空军太空司令部的名称提供了机会。

一是关于太空司令部的组建。根据白宫行政命令新的太空司令部已正式成立在,但还没有正式组建起来。它与始于1985年的旧太空司令部同名——创建于《戈德华特·尼科尔斯法案》中按地理和功能划分的联合作战司令部现代作战体系之前。2002年,原太空司令部并入美国战略司令部。现在,新的太空司令部正在创建中,组建新太空司令部所需资源从美国战略司令部调配,但是新太空司令部功能将大不相同。

里根时代太空司令部的工作是集中导弹预警和太空发射行动,当时只有大国拥有大量卫星。今天的太空司令部将专注于在更繁忙的轨道环境中的新的更广泛的威胁,从无意中可能意外损坏卫星的碎片,到可能故意摧毁卫星的导弹,到可能破坏连接卫星和地面用户的网络的网络战和电子战攻击。作为这个作战司令部的指挥官,雷蒙德将负责和平时期和战争时期所有太空“作战人员”的指挥和控制。

二是关于投入使用的时间。根据多方消息,新太空司令部的剪彩仪式将等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按计划完成阿波罗11号登月50周年庆祝活动后进行。这些消息来源解释说,庆祝新作战司令部成立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和平使命相冲突,在政治上对美国公众或盟国也没有帮助。因此,关于新太空司令部投入使用的时间,最佳猜测是今年夏天晚些时候。其中一个消息来源说,文件已经准备好等待国防部长签字(或者代理秘书视情况而定)。

三是关于其职能定位问题。雷蒙德领导的新太空司令部的核心仍将是现有的空军太空司令部,空军太空司令部也是由雷蒙德领导的。空军太空司令部比战斗司令部低一级:它是空军的“主要司令部”,为其提供卫星、地面控制中心和技术人员,作为美国战略司令部联合部队的空间组成部分,它与导弹防御、空中作战(即轰炸机)和核导弹潜艇同等重要。

目前,在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领导下的太空和导弹系统中心实际负责太空任务系统的开发和采购。然而,到目前为止,美国空军司令部的太空和导弹系统中心与新的空间开发机构的关系仍不清晰。空军太空司令部将继续执行其组织、训练和装备任务(OT&E),空军太空司令部下属的所有作战联队将继续执行直接支持联合部队的关键作战任务。空军太空司令执行任务不变,只是改变它向谁报告:太空司令部而不是战略司令部(未来它的领导者可能是三星级而不是四星级,但这是未来发展的趋势)。因此,目前向雷蒙德领导的联合部队太空组成部分司令部报告的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作战人员”现在将向同样由雷蒙德领导的太空司令部报告,并获得新的军种制服和标志。联合部队空间组成部队司令部(JFSCC)规模相对较小——大约有140名空军、海军、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士兵,驻扎在科罗拉多州的施里弗空军基地,这些人员将最终并入新的太空司令部。

四是关于太空军组建问题。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SASC)6月12日发布《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提案全文,提出组建太空军的新方案。该法案将使太空司令部的指挥官雷蒙德将军也成为新的太空军参谋长。实际上,太空军将接管空军所有与太空有关的采购、维持和人员职能,最终它也可能接管陆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太空部分。

太空军将是空军部内与空军同等的武装部队,就像海军陆战队是海军部内与海军同等的部队一样。作为武装部队,太空军的作用是“组织、训练和装备”部队,供太空司令部使用,而不是作战指挥,后者将执行实际行动。目前,关于人员分工、军事官僚机构重叠和组织建设等问题尚待解决,如果雷蒙德掌握了太空军的指挥权,他将需要从下至上建设太空军,首先从空军的资产和人员开始,在国会认为合适的情况下进一步扩展到其它军种。根据参议院的方案,空军太空司令部和太空军是一样的,但是当建立太空军的时候,仍需要运行空军太空司令部,所以这仍然是一个新的工作来增加其他已经存在的工作。建立新的军种不仅仅是改变军种标志,而是要建立相应的人事政策,明确与其他空间组织的关系,并重新思考成为一支独立的军种的要义所在。

预计7月份,众议院全体议员将投票表决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称之为“太空军团”的版本——其组织结构与参议院基本相同,但不太详细,名称也不同。当然,国防授权法案只能授权组建太空军/军团/帝国,拨款委员会必须为此提供实际资金。资金问题还悬而未决,鉴于众议院委员会只拨款给特朗普政府,关于组建太空军的1500万美元拨款也是其提案研究的一部分。参议院拨款者更有可能同意政府提出的7240万美元太空军司令部建设启动费用的要求,但即使是委员会的共和党领导层也担心潜在的费用。参议院和众议院最终会对太空部队的建立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取决于纳入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的最终结论。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