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2019-08-01 08:08

评英国国防部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

郭道平 摘自 英国皇家三军研究所网站

2019年7月30日,英国皇家三军研究所(RUSI)网站发布题为“UK Ministry of Defence Announces Ambitious Plans for Space”的评论文章,作者是太空政策与安全研究员亚历山德拉·史蒂金斯。文章指出,英国最近宣布了一系列新的军事太空计划,表明它正在认真对待这一战略环境。虽然这些都是值得欢迎的事态发展,但英国这个更为广泛的太空野心仍然存在问题。

在7月18日的皇家空军空中和太空力量会议上,前国防大臣彭妮·莫当特的主题演讲强调了国防部打算如何扩大其军事太空活动。这是值得赞扬的,并表明英国了解太空对于军事行动和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以及太空现已形成的对抗环境。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商业参与者进入太空活动,现在许多人将太空视为作战领域,太空轨道存在对抗且太空资产面临各种自然和人为危害和威胁,包括反卫星能力。因此,英国必须寻求利用太空提供的机遇,并努力确保与盟友可持续地获得机遇。

凭借在小型卫星技术方面的专业知识,以及2018年皇家空军Carbonite-2卫星的成功演示,该卫星提供了来自太空的全动态彩色视频,英国政府打算投资3000万英镑建立一个小型卫星星座,这些卫星将在一年内发射。根据莫当特的说法,该计划旨在“最终将实时高分辨率视频直接发送到我们飞机的驾驶舱内,为飞行员提供前所未有的作战态势感知”。这种能力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投入使用是值得商榷的,因为它取决于国防部对小型卫星的投资是否与自主发射能力的雄心相匹配。然而,这显示了“种下橡子将来会长出橡树”式的进展。

该计划将由新成立的ARTEMIS团队主导(不要与美国航空航天局的Artemis计划混淆,该计划涉及到2024年人类重返月球)。这个团队由英国和美国的防务人员组成,用莫当特的话说,“将研究小型卫星更广泛的军事用途”。由于英国依靠美国的大部分军事太空能力,这种国际合作可能会加强英国的地位,突出其专业知识以及通过额外的平台弥补能力差距而为联盟所做的贡献。太空环境的国际性质使得任何国家都不会免于其危险,需要合作才能成功获益并应对挑战。

所透露的第二个太空活动重点是载人太空旅行。首相表示,她希望“看到英国皇家空军的飞行员获得太空之翼并飞越平流层”。因此,国防部将致力于将试飞员纳入维珍轨道计划。虽然可以说载人太空旅行不应成为军事太空计划的优先事项,特别是在有更紧迫问题的情况下,例如确保卫星免受对手反太空能力的影响,并在解决空间碎片问题上找到国际合作之路,这项计划可能有更为广泛的其它好处。在英国国防或更广泛的政府内部,人们对太空的了解还不够广泛,因此能对人员产生激励的举措将有助于将太空推向议事日程。

同样值得欢迎的是,已经批准了重新在国防中构思和发展太空的建议。在太空政策和太空能力团队的支持下,应该会在国防部内看到一个新的“两星”(少将级)太空总监。当前分配给英国皇家空军和联合部队司令部(正在重新命名为战略司令部)的太空预算不会再变更,这确实发出了一个信号,即太空被理解为真正的联合能力。将这些工作纳入核心结构将更好地为英国三军服务,所有这些军种都依赖于太空,并有助于促进对整个防御范围更好的理解。

然而,有一些挥之不去的问题。长期承诺的国防太空战略仍未出台,让人怀疑新的计划如何适应正在制定的总体战略。在没有理论和战略的情况下,即使各个防务计划存在益处,但其积极影响是有限的,理论和战略能导致促进行动和长期思维有效性的工作方式。

军事太空计划还必须补充并促进更广泛的英国雄心,跨越国防及民用和商业部门,以实现工业增长和经济效益。新任国防大臣本•华莱士当然要将它们一并审查,时间会告诉我们在新的领导下太空进展的程度。

尽管围绕英国取代欧盟“伽利略”全球导航卫星系统(GNSS)存在争论,鲍里斯·约翰逊在他作为首相的第一次演讲中声明“现在开始我们自己的定位导航和授时卫星和地球观测系统”,这确实暗示着太空计划得到了政府最高层的支持。

越来越多的活动和能力将在某种程度上将把英国建成军事太空大国,但要拥有真正的全球影响力并仍然是联盟中有价值且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英国仍然需要将各个单独的、有时是分散的不同活动纳入一个涵盖国防太空各个方面的连贯而全面的战略。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