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2019-09-11 09:09

兰德报告:敌对社会操纵——现实与新趋势

郭道平 摘自 兰德公司网站

2019年9月4日,兰德公司网站发布题为《Hostile Social Manipulation:Present Realities and Emerging Trends》的报告,作者是麦克尔J.玛扎尔(资深政治学和帕蒂兰德研究生院教员)和阿比盖尔·凯西等7人。报告要点如下:

研究的问题

(1)什么是敌对社会操纵?

(2)我们对近期俄罗斯的敌对社会操纵策略和活动有多少了解?

(3)我们对近期中国的敌对社会操纵策略和活动有何了解?

(4)这些技术有效吗?

近年来,信息战在全球战略竞争中的作用变得更加明显。今天,本报告作者所谓的敌对社会操纵的实践者,采用针对性的社交媒体活动、复杂尖端的伪造、网络欺凌和个人骚扰、散布谣言和阴谋论以及其他导致目标国家受损的工具和方法。这些新兴工具和技术对美国和盟国的利益构成潜在的重大威胁。本报告旨在通过关注这些技术的两位主要作者(俄罗斯和中国)的活动来更好地定义和理解相关挑战。作者详细评估了俄罗斯和中国社会操纵活动的现有证据、这些活动背后的理论和策略以及它们潜在有效性的证据。兰德分析师审视了英语、俄语和中文信息源;审视了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以及军事理论;调查了俄罗斯和中国活动的现有公开来源证据;并评估了俄罗斯在欧洲活动有效性的多种证据,包括公众舆论数据、支持各政党和同情俄罗斯运动的趋势的证据,以及国防政策数据。作者发现,美国主要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地致力于社会操纵工具。本报告中的调查结果足以表明,美国政府应立即采取若干措施,包括制定更正式和具体的框架来理解该问题,并为进一步研究提供资金以了解挑战的范围。

重要发现

(1)美国在考察信息战的技术和范围上才刚刚起步

• 美国需要一个更新的框架来组织其对外国势力操纵信息圈的思考,以确保获得竞争优势。

• 主要的专制国家已经开始利用信息渠道获得竞争优势——相关计划仍处于初始阶段,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展开。

• 相对于社会的脆弱程度,有力的社会操纵活动是有效的。

(2)目前还没有关于敌对社会操纵实际影响的确凿证据

There is as yet no conclusive evidence about the actual impact of hostile social manipulation to date

• 在对态度或行为的影响方面,操纵活动的产出与其结果之间存在着重要的区别。

(3)主要大国敌对意图与信息技术发展的结合可能会大大提高这些技术的有效性和范围

• 在这些措施变得真正危险之前,主要的民主国家可能只有有限的机会来发展抵御能力和积极防范这些措施。

(4)民主国家迫切需要对社会操纵进行严格的研究,以便更好地了解其动态

建议

• 为理解敌对社会操纵制定更正式和具体的框架。

• 资助额外的研究,以了解挑战的范围。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