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2日,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网站转发nationalreview网站题为“Russia’s Middle East Power Play”的评论文章,作者是战略与国家治理兼职高级研究员万斯·瑟楚克。文章主要观点如下:

土耳其今年夏天藐视美国数月的警告并接收俄罗斯制造的S-400防空系统——引发安卡拉被驱逐出F-35隐身战斗机项目,并要求特朗普政府根据美国法律实施额外制裁。最直接的是,这些事态发展标志着美国与土耳其长期联盟的新一轮突然恶化。但是,安卡拉决定选择俄罗斯武器系统而不是美国武器系统也意味着更广泛甚至更不祥的地缘政治转变:克里姆林宫作为战略力量在整个大中东地区的影响越来越大,而美国代价惨重。

对于中东的密切观察者来说,俄罗斯作为华盛顿的大国竞争对手的回归令人感到吃惊和迷茫。埃及和沙特阿拉伯等曾经坚定的美国盟友的领导人现在定期前往莫斯科进行有关区域发展的高层磋商,而俄罗斯的武器交易和能源投资则从阿拉伯海湾扩散到了马格里布。在黎巴嫩和伊拉克这样支离破碎的国家,与俄罗斯建立更紧密联系已经在跨宗派断层线上成了全国罕见的共识点:伊朗客户将莫斯科视为公认的朋友,而德黑兰的竞争对手则将克里姆林宫视为波斯霸权潜在的平衡力量。

甚至以色列这个美国最亲密的中东伙伴也开始接受莫斯科作为区域权力经纪人的角色,并于6月底在耶路撒冷举办了首次美国和俄罗斯国家安全顾问峰会。虽然特朗普政府和以色列官员都迅速将这次聚会描绘成一种孤立伊朗的活动(试探将克里姆林宫与其在叙利亚的昔日帮凶分开的可能性),这次会议向该地区发出了另一个信息:在塑造黎凡特(Levant,地中海东部诸国)的未来上,这个犹太国家接受俄罗斯与美国具有同等地位。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