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2020-03-20 07:03

反卫星武器是否意味着太空安全性降低?

郭道平 摘自 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网站

2020年3月17日,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网站发布题为“Do ASATs mean less security in space?”的博客文章,作者是国防和军事分析项目管理人员蒂莫西·赖特。博文指出,印度第一种反卫星(ASAT)武器的公开露面表明该国对太空作为战争领域越来越重视。尽管并非不可避免,但中国、俄罗斯和美国以及印度现在的行为表明,太空武器化是有可能的。

印度在2020年1月26日第71个共和国日阅兵的武器系统之一是其第一种反卫星武器。这种武器的出现标志着印度进入了一个目前只有4个正式成员的独家俱乐部。这个数字保持不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任何约束性协议在短期内都不太可能遏制太空的进一步武器化。

“沙克蒂使命”

所涉及的装备是印度国产MKII型大地拦截弹(PDV Mk-II)反卫星武器。它于今年1月公开露面,而在去年3月27日成功地进行了代号“沙克蒂使命”的测试发射。PDV Mk-II是一种三级改装型导弹,带有两个固体火箭助推器和一个动能杀伤弹头,测试时是从印度奥里萨海沿岸的综合试验场发射的。到达280公里高度后,它以9.8公里/秒的相对速度沿向下的轨迹成功地拦截了740千克的Microsat-R卫星。Microsat-R目标卫星是于当年早些时候发射到低轨道的。在这次成功测试之前,PDV Mk-II于2019年2月试验失败。

印度总理莫迪称这次测试是“空前的成就”,并表示印度已经“确立了自己的航天大国”地位。目前已知只有中国、俄罗斯和美国也进行了使用动能杀伤弹头的反卫星试验。印度的新生力量反映了近15年里主要国家反卫星的发展趋势。

1967年《外太空条约》没有明确禁止使用反卫星技术。但在冷战期间,苏联和美国都选择不部署这类系统,尽管测试了同轨航天器(机动到敌方航天器所在轨道上的卫星,对目标的轨道、光学或电子设备进行干扰)和陆基动能拦截弹。

与同轨航天器不同,大多数动能拦截弹(例如PDV Mk-II)置于固定或机动式陆基导弹的顶部,并通过直接击中或结合使用带近炸引信的弹头来摧毁目标。美国和苏联还进行了使用改装飞机作为发射平台的试验。

重燃对反卫星的兴趣

反卫星的最新发展包括硬、软杀伤技术,但动能拦截弹因其属性以及成功拦截可能会造成大量轨道碎片而受到广泛关注。近地太空碎片问题日益严重,对卫星和人类太空飞行均构成威胁。

中国、印度、俄罗斯和美国的反卫星发展,反映了各国对太空作为战争领域的日益重视。常规军事行动越来越多地涉及用于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C4ISR)的天基资产。太空系统在大多数国家的指挥、控制和通信网络(包括早期预警传感器)中也起着重要作用,以应对核打击情况。

尽管太空武器化并非不可避免,但不断发展的战略和军事学说以及政治决策表明,大国的太空政策观念正在发生转变。例如,俄罗斯在2014年提出的军事学说强调太空是未来的战斗领域,而俄罗斯消息人士称,太空对于赢得未来冲突至关重要,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同样,中国《2015年国防白皮书》正式将太空指定为军事领域,并作为人民解放军重组的一部分,成立了战略支援部队,其任务是发展和运用解放军的大部分太空战能力,包括反卫星在内。同时,在2019年,美国成立了独立的太空部队,法国总统马克龙则批准在法国空军内部建立太空司令部,其中包括以“积极的方式”保护卫星。

升级风险

对天基系统的日益依赖带来了更大的潜在脆弱性,而一个评估其轨道系统可能处于危险之中的国家也许会倾向于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在势均力敌的冲突中,核武国家对另一方天基资产的攻击可能引发决策者做出错误分析,从而导致螺旋式升级。

迄今为止,限制反卫星系统的建议均未成功。提交给裁军谈判会议的《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PPWT)于2015年被美国拒绝,因为它未能禁止陆基反卫星,并且没有验证机制来确保合规性。中国和俄罗斯都已部署或正在开发陆基反卫星系统。

欧盟于2008年起草并于2011年和2014年修订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太空行为守则提议也没有取得什么进展。此外,法国最近建立国家太空司令部的决定还表明,欧盟各国对如何看待未来太空行为规范缺乏共识。

尽管太空进一步武器化并非不可避免,但中国、俄罗斯和美国的行为表明发生这种情况是有可能的。在短期内,规范行为、轨道规则(例如,可能就机动卫星与其他卫星之间的最小间隔距离达成一致)和提高透明度可能是现实的最好结果。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