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0日,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网站发布题为“Berlin and the bomb”的博客文章,作者是道格拉斯·巴里(军用航空航天高级研究员)和巴斯蒂安·吉格里希博士(国防和军事分析主任)。德国正在考虑替代“狂风”来执行北约核打击任务的战斗机,博文探讨了在选型时是否应对其性能有更广泛的考虑。

德国正在考虑使用下一种双重能力战斗机(DCA)来履行对北约的承诺:作为联盟威慑方法的一部分,提供投掷自由落体核弹的能力。目前,该任务是由德国老旧的“狂风”战斗机队来执行的。但是,也许柏林在问一个错误的问题。在当前和未来的军事环境下,德国和北约反倒应该更多地考虑自由落体武器能否还是一个可信的威慑要素?

如果北约的双重能力战斗机仅仅是象征性的,目的只是确保美国的核武器留在欧洲的土地上,从而巩固华盛顿对扩大威慑的保证,那么这个问题当然是无关紧要的。但是,如果要使其具有实际的军事能力,那么北约的这个威慑要素不仅在联盟的眼中而且在莫斯科的眼中都必须是可信的。与苏联一样,俄罗斯也维持着大量的亚战略核弹头。除了自由落体核弹之外,俄罗斯的武库中还有战术弹道导弹以及空、海和陆基发射的巡航导弹,它们可以配备常规或核弹头。亚战略武器在俄罗斯核理论中的作用尚不清楚,但肯定是北约关注的问题。莫斯科部署双重能力的9M729(SSC-8“螺丝刀”)陆基巡航导弹导致《中导条约》于2019年8月崩溃,该条约禁止美国和苏联(及其继承国俄罗斯))拥有射程在500-5500公里之间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系统。

德国的双重能力战斗机选型

美国波音公司的F/A-18E/F“超级大黄蜂”和欧洲战斗机这两种高性能的“第四代”多用途战斗机,目前是德国向北约承诺提供“狂风”DCA替代机的竞争机型。采购选型在未来几周内可能会做出。目前,双重能力战斗机的作用是根据联盟的威慑态势,在必要时提供投掷美国B61自由落体核弹的能力。比利时、意大利和荷兰也支持北约双重能力战斗机的任务,而B61在美国的控制下存储在这些国家的领土上。据信,美军在土耳其因吉尔利克基地也存放了B61。

在双重能力战斗机任务中,比利时、意大利和荷兰将全部使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35A隐身战斗机。然而,按照现状,德国将使用第四代战斗机,将F-35A排除在竞争之外。但是,为了成功投掷自由落体武器,载机将需要突防敌方防空系统,其中可能包括战斗机和分层设防的先进地空导弹;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即第四代战斗机现在能否是双重能力战斗机任务的“正确”选择。F-35A采用低可探测设计,可以在空域突防时提供更高的生存力,但即使这样也存在风险。虽然F-35A是隐身的​​,但这只会缩小威胁防空系统的探测范围,而必须抵近目标飞行,将增加防空传感器探测到飞机并遭到其攻击的机会。

防区外武器

通过向目前的北约双重能力战斗机角色分配哪怕是少量的防区外武器,都可以提高飞机的生存力和成功投掷的可能性。可以说,北约同时还能减少所需的核弹头数量,因为使用防区外系统将提高威慑的可信度。

空射防区外武器是一种选择,而潜射巡航导弹是另一种选择(德国下一代潜艇可能同时具有水平和垂直发射系统,这可能会促成这种选择)。在欧洲武库中,只有一个北约成员国拥有空射核巡航导弹:法国将其ASMPA超声速巡航导弹部署在达索公司“阵风”多用途战斗机上,作为其国家威慑力量的一部分。

但是,法国不是北约核规划小组的成员,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禁止巴黎向无核国家(在这种情况下为德国)提供核能力。对于北约的双重能力战斗机,美国保留了分配给它们的自由落体核炸弹的“绝对控制权和保管权”。至少可以想象,对于少量的ASMPA,可以达成类似的安排。即这些核弹由巴黎保管,但宣称它们是北约双重能力战斗机的一部分,并在极端情况下提供给德国空军。如果条约方面的关注或国内政治阻止这种作法,那么另一种选择可能是法国提供不含核弹头的少量导弹。然后,它们可以整合美国弹头,并以与B61相同的方式对待该系统,即现在包含在北约双重能力战斗机结构中的作法。

柏林决定购买的任何飞机都必须集成导弹,而“超级大黄蜂”或欧洲战斗机也集成了B61-12。在德国,在是否采用自由落体核弹上存在分歧。而法国总统马克龙已经表示,巴黎有兴趣扩大关于“法国在我们的[欧洲]集体安全中所扮演的核威慑角色”的讨论。马克龙在2月7日的演讲中强调:“欧洲人现在必须对这一欧洲防务承担更大的责任,这是北约内部的欧洲支柱”。加强北约核威慑的亚战略元素无疑可以支持这一目标,并在更广泛的双边防务合作背景下提供重要的法-德元素。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