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2020-05-20 06:05

英国皇家空军应增购P-8A“波塞冬”来取代 “哨兵”R.1机队

郭道平 摘自 英国皇家三军研究所网站

2020年5月13日,英国皇家三军研究所(RUSI)网站发布题为“A Case for Replacing the RAF’s Sentinel R.1 Fleet with Additional P-8A Poseidon Aircraft”的评论文章,作者是空中力量与技术研究员贾斯汀·布朗克。文章指出,“哨兵”R.1防区外机载雷达飞机是卓越且相对高效的飞机,为世界各地的联合指挥官提供关键的机载情报收集服务。但是,由于机队规模较小且是定制化的,因此其价格昂贵且易被削减。美国海军P-8“波塞冬”使用的高度机密的雷达吊舱可以为英国皇家空军提供更有效的解决方案。

英国皇家空军的5架“哨兵”R.1旨在扮演与美国空军更大更老的E-8联合机载目标监视攻击雷达系统(STARS)相似的作用——地面移动目标指示器(GMTI)以及在防区外对感兴趣的区域进行测绘的高分辨率合成孔径雷达(SAR)。因此,“哨兵”配有3名任务系统操作员,并在机腹吊舱内安装了大型有源电子扫描阵列(AESA)雷达,并在背泡内安装了多种通信设备,其中包括著名的SATCOM阵列。自从2008年服役以来,“哨兵”机队凭借其提供全天候广域监视、目标探测和分类以及跟踪服务的能力,已成为英国皇家空军对全球联合行动最重要的贡献之一。尽管《2010年战略防务与安全评审》提出让“哨兵”退役,但伊拉克、利比亚、马里和叙利亚行动对该机的大量任务需求及其在所有这些行动中的出色表现,导致屡屡将“哨兵”机队从退役中解救出来,通常每次都将退役时间推后了一两年。最近一次是在2017年,机队从5架飞机减少到了4架,但其退役日期从2018年延长到2021年。

不幸的是,对于“哨兵”机队而言,退役日期多次推迟已经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由于不断逼近正式退役日期,因此难以获得诸如培训练模拟器升级和基础设施组件之类的长期投资需求。“哨兵”本身已经按照任务节奏和不断变化的实际任务进行了升级和大修,但没有针对其整个生态系统做出标准化和可持续的结构维护安排。由于确定训练渠道的规模需要稳定性,而进行优化也需要预测需求水平,因此也导致了人员问题。随着本世纪头10年里“哨兵”的正式退役日期迫在眉睫,维持高节奏的任务需求与受训之后新进的机组人员短缺交织在一起,给目前在役的中队人员带来了更多压力。这些问题并未阻止“哨兵”部队在行动中提供出色的服务,但增加了本应相对高效的这种飞机的成本,有时还降低了其可用性,并使机队尽管具有实用性,但仍是未来削减的诱人目标。

从表面上看,P-8A“波塞冬”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飞机。该机以海上巡逻飞机(MPA)为主要角色,重点针对海上环境进行了优化并配备了一系列传感器和武器系统,专门用于探测、跟踪和(如有必要)摧毁敌方潜艇和水面舰艇。但是,P-8A“波塞冬”还能像“哨兵”那样安装机腹雷达舱。美国海军先前已经开发出高度机密且据称性能极为强大的AN/APS-149沿海监视雷达系统(LSRS),供其P-3C“奥利安”MPA机队里的特种部队携带。该雷达高度机密的部分原因是其在海上、沿海和陆地环境下都能正常工作。传统的广域监视、GMTI和SAR雷达都必须针对主要环境进行特殊调整。自2015年以来,一种名为AN/APS-154先进机载传感器(AAS)的演进改型已用于美国海军的少数P-8A。像LSRS一样,AAS其性能也是高度保密的,但众所周知,它是一种极为先进的广域监视AESA型阵列,可以一次在飞机的两侧进行扫描,并在飞行中向下延伸一次,以提供掠过机翼发动机短舱的清晰视野。

P-8A是一种昂贵的飞机,英国购买了9架,包括相关备件、支持包和基础设施在内,估计耗资32亿美元(约合26亿英镑)。尽管购置成本中很大一部分将是固定非经常性成本,但纳税人最终仍为每架飞机贡献了约2.88亿英镑,英国皇家空军最终将使用该机。然而,P-8A无疑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MPA,是美国海军反潜战(ASW)能力的骨干,这将确保其传感器和任务系统在飞机整个寿命期内不断升级而保持在技术的最前沿,该机还被包括挪威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其它亲密盟友使用。P-8A的机体从商业上非常成功的现代化737-NG衍生而来,在使用成本和性能方面也很不错,这有助于降低零备件和消耗品的成本。

英国是一个依靠海洋贸易的岛国,拥有捍卫其可信度所必须的以潜艇为基础的核威慑力量和航母,现在不得不再次提防现代化的俄罗斯潜艇的定期入侵。冷战期间,英国在北约最重要的职责之一是与美国海军一起进行反潜作战,以防止俄罗斯舰队穿过格陵兰-冰岛-英国缺口。由于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关系仍处于敌对状态,而且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的美国大声要求北约其它成员国采取更多的措施确保欧洲防御,因此反潜战必须成为整个英国国防的优先事项。不间断的海上航道对全球经济的重要性,特别是在冠状病毒大流行造成破坏之后,也表明对固定翼MPA的需求很高,即未来数十年里由其保证在世界各地执行与水面舰艇有关的情报、监视、目标搜索与侦察(ISTAR)任务。最后,P-8A还是强大的信号情报收集、通信和网络中继、传输与协调节点,对于美国海军与印太盟友(如日本和澳大利亚)未来的网络中心战愿景至关重要的。对于英国皇家空军而言,P-8A将在本已广泛的MPA任务集之外的许多情况下为联合部队提供重要的网络加持能力,因此可能需要定期执行陆上任务。

因此有理由假设,英国皇家空军的P-8A“波塞冬”机队将会被大量使用,在只装备9架飞机的情况下,针对核心(和关键的)的反潜战任务集以及其它全球监视和保障任务,将不得不在行动能力与机组人员熟练性之间进行不可避免的内在权衡。这将我们带到了核心点。如果英国能够购买性能强大的AAS雷达,虽不确定但有很多历史先例,那么英国皇家空军可以用装备AAS吊舱的额外P-8A一对一取代剩余的“哨兵”R.1。这将确保在“哨兵”机队削减期间不会失去其宝贵的广域监视、SAR测绘和GMTI能力,因为冠状病毒大流行之后的全球经济收缩可能使定制的小规模机队最有可能成为削减目标。这将使P-8A机队拥有世界一流的防区外雷达能力,因而至少能够执行“哨兵”R.1的大部分陆地ISTAR任务,并提高MPA机队执行海上和沿海地带搜索和跟踪任务的能力。由于陆地ISTAR任务和MPA核心任务各自固有的复杂性,可能需要针对AAS的角色配备专门的任务系统人员。尽管如此,通用的机体、训练渠道要素、保障结构等仍将为核心MPA和配备AAS的子机队带来显著的效率和可用性优势。

这也将使英国皇家空军在一种系统上与美国海军具有通用性,该系统处于美国海军用于先进网络作战的海上综合火控——防空(NIFC-CA)结构的核心,并为英国联合部队提供了在战术层次上整合所需的额外工具。像AAS这样的AESA雷达除了具有传感器功能以外,还可能是极其有效的电子战和高带宽通信工具,而美国海军将在数十年内逐步升级AAS雷达而使之具备这种能力。虽然购买额外的P-8A会很昂贵,但英国已经支付了使用P-8A的固定成本,而且额外购买的飞机将比已经购买的飞机便宜得多。随着英国皇家空军用E-7A“楔翼”(采用与P-8相同的737-NG机体)替代E-3D“望楼”预警机机队,用配备AAS的额外P-8替代“哨兵”也将使其能够充分利用固定翼ISTAR机队在机体上尽可能实现标准化所带来的高效率。最后,用配备AAS的额外P-8A替代“哨兵”机队将为英国整个ASW能力增加迫切需要的灵活性,因为配备了雷达吊舱的该机还可以在陆地任务需求较低的情况下执行其它MPA任务,最起码不会使现有P-8A因其它任务需求而分身。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