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2020-06-02 08:06

如何利用战事推演来改善政府对灾难性事件的反应?

郭道平 摘自 兰德公司网站

2020年5月29日,兰德公司网站发布题为“How Can Wargaming Improve Government Response to Catastrophic Events?”的评论文章,作者是国防分析师塞巴斯蒂安·琼·贝。文章主要观点如下:

战事推演是国家安全挑战的抽象模型,其中各方的决策及其后果是在基于规则的环境下进行或得到裁决的。由于其作为一种工具所固有的灵活性,因此可以将战事推演应用于各种问题。想定可能多种多样,包括军事冲突、恐怖袭击和人道主义救援。然而,重要的是要了解战事推演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战事推演基于研究和分析来探索可能的想定,但它们并不能预测未来。同样,战事推演可以突出挑战和关键决策点,但提供不了经过验证的解决方案。最重要的是,将战事推演集成到包括建模、仿真和外场演习在内的研究循环中时,其效用最大。

考虑到这些注意事项,战事推演可以通过两种基本方式(分析和教育)来改善政府对灾难性事件的反应。分析性战事推演旨在产生新知识,诸如识别趋势或潜在问题。例如,2001年涉及生物恐怖主义袭击的战事推演“暗冬”,发现联邦政府对大规模的卫生危机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暗冬”突显了一些问题,例如疫苗不足以及各级政府难以做出统一反应。同样,在2019年的战事推演“爆发”中,海军战争学院对发展中国家的传染病爆发进行了多国人道主义应对推演。在战事推演中,不同机构的特权和信息匮乏往往导致各种反应相互对立。根据这些例子,分析性战事推演能够帮助制定政策并为未来研究提供见解。

同时,教育性战事推演旨在使体验式学习(边做边学)成为可能。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设计的战事推演Clade X和Event 201,都旨在向高级领导层进行有关传染病应对知识的宣教。同样,联邦紧急措施署(FEMA)提供了公开可用的图上作业演习,以培训私营部门应对灾难的能力。教育性战事推演使各方(例如分析师、从业人员和政策制定者)​​能够动态地解决问题。各种决策会在战事推演中产生相应后果,从而形成交互式反馈循环。因此,战事推演创造了大胆质疑假设、测试创新解决方案以及从错误中学习的机会。

战事推演可能无法预测未来,但精心设计和执行良好的战事推演可以使分析人员和从业人员更好地应对不确定的未来——充满未知的危险。

(欢迎转载,转载请标明引自“航空工业信息网”)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