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15日,英国皇家三军研究所(RUSI)网站发布评论文章,题为“NATO 2030: Difficult Times Ahead”,作者是RUSI军事科学部主任彼得·罗伯茨教授。文章指出,北约秘书长最近概述了到本世纪这个10年结束时改组联盟的鼓舞人心的构想——但这并非易事。

在全国忙于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时,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于2020年6月8日发表的演讲并未成为头条新闻——也许就该这样。

在概述其2030年北约愿景时,斯托尔滕贝格着重于提高联盟的政治和经济统一性和影响力,并且要在全球范围内做到这一点,而不仅仅是在欧洲或北大西洋背景之下。这种说法正是美国在2019年12月于伦敦举行的领导人会议上所游说的:重新聚焦和审视中国在全球安全挑战中所扮演的角色。面对欧洲与中国的各种经济联系,这是一个大胆的计划。恰逢其时,特朗普总统已下令从欧洲领土撤出更多美军,此举遭到欧洲政客和前美军人员异乎寻常的批评。

新的军事目标

斯托尔滕贝格着眼于政治统一和统一联盟的潜在经济杠杆,与此同时,今年夏天正在提出和审查许多军事变革。北约的新军事战略已于2019年5月获得批准,欧洲盟军最高司令(SACEUR)正在起草新的威慑与防御作战概念,而新的北约作战能力概念也在酝酿之中。

这些计划可能是将联盟的军事规划从基于能力(一种试图拥有各种军事能力,包括一些新的军事能力的作战概念)向基于威胁(这种概念专门针对竞争对手,并建立/开发旨在弥补弱点的能力并创造利用优势的机会)转变的尝试。

目前,北约是由成员国确定其需要(或希望保留)的装备所驱动的,这些装备可供北约使用。新的概念鼓励成员国改变其优先级,即支持联盟认为重要的那些优先级。难以想象的是,欧洲盟军最高司令将如何协调各国优先确定的部队能力与各国部队的部署:这是一个基本的难题,如果这些新的概念有用的话,就必须克服这些难题。

成员国的权衡

对各成员国而言,这将导致一些艰难的选择,并对投资决策的优先级提出质疑。例如,如果英国在暂停的“综合评审”中决定放弃重型装甲编队,转而使用轻型和机动性更强的部队,这将影响北约制定任何与俄罗斯相当的重型威慑能力计划。言外之意是,主权国家将需要确定北约是否的确重要到了需要自己做出政策倾斜,或者能否在两者之间达到平衡。

在整个联盟中,难以实现这种平衡,它可能会导致分化,因为一些成员国会提高战斗方面的需求,而其它成员国则专注于高科技(但更安全)方面。各国投资的相对数额可能相同,但对人员的风险差异将是巨大的。

如果英国单方面做出决定(例如可能废弃陆军重型装甲能力),则政府很可能会争辩说,提高英国的航母打击能力或装备大量的F-35、无人机,或拥有新的强大监视能力以及合理分配研发经费,与在北约战斗序列中承诺保留坦克相比更为有利。然而,现实是,这些新的能力并不能买断对陆军重型装甲编队的承诺,特别是旨在对抗俄罗斯的装甲力量。在当前与俄罗斯的对抗中,北约基于威胁的部队设计和使用模式是现实的和可取的,但除非成员国也采用相同的概念,否则将无法实现。成员国与北约之间在部队设计理念上的分歧,将意味着该联盟既不能产生基于能力的部队,也不能产生与威胁相匹配的部队,从而使其处于比现在更糟糕的境地。

争论、劝服、再争论

如果斯托尔滕贝格在认真考虑进行这些军事变革以及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变革,那么他将需要向主要成员国(美国、法国、英国和德国)提出更令人信服的论点,即它们的国防预算和采办计划需要以北约为中心,而不仅仅是在方便之处才与北约保持一致。这几个北约成员国的发展速度比许多其它成员国要快得多。然而,可能还需要进行更多的转型,并且北约成员国可能将存在3种发展速度,即美国军事发展步伐加快,英国、法国以及可能还有德国发展步伐变慢,而其它成员国的发展速度会更慢,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广泛的国民经济趋势和预算拨款。

由于谣传许多欧洲国家将削减军费开支来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及其对国家财政造成的破坏,因此,为北约国防计划的改革提出有说服力的理由将越来越困难。预计今年夏天,北约的几个成员国可能会正式宣布未能实现国防装备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 2%的雄心。在几个成员国(将北约能力需求置于国家需求之上,并维持提供高效能可部署部队所需的支出水平)和北约内部(制定连贯、可靠的计划,以保证北约对军事能力不足以应对各种情况的成员国的支持)进行深层次改革,这当然是可能的。如果盟国能够抓住改革提供的机会,北约可能会受益,但联盟历来不擅长在这一领域迅速发展。

毫无疑问,美国宣布从欧洲撤出更多的部队将带来更多的麻烦。在德国,特朗普总统单方面的决定使默克尔总理处境艰难:在模棱两可的欧洲战略自主概念(在欧盟的旗帜下)上,德国与法国的合作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而从长远来看,德国仍需要北约提供持久和切实可行的安全保证。

斯托尔滕贝格的演讲充满了野心和抱负,可以说是北约所急需的一个动作,北约在疫情大流行期间的表现令人钦佩(表现当然要好于欧盟)。

然而,实现这些野心和抱负将被证明是一项更加困难的任务。

(欢迎转载,转载请标明引自“航空工业信息网”)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