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2020-06-30 08:06

乌克兰马达西奇航空发动机公司的命运引人关注

郭道平 摘自 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网站

2020年6月26日,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网站发布博客文章,题为“Aeroengine concerns thrust Ukraine into broader US−China struggle”,作者是军用航空航天高级研究员道格拉斯·巴里。博文指出,在北京和华盛顿围绕乌克兰航空发动机制造商马达西奇命运的交锋中,巡航导弹发动机的扩散可能是一个关键问题。

乌克兰航空发动机制造商马达西奇从事一系列涡轴、涡桨和涡扇发动机设计。但是,该公司一种最小的发动机加剧了华盛顿对其命运的担忧。中国一直在试图收购该公司的控股权。

马达西奇和涡扇发动机

MS400涡扇发动机是马达西奇一系列航空航天发动机中的一种。其推力不到4千牛顿,约为该公司大型涡扇发动机的1/50。但是,MS400并非旨在为飞机提供动力。马达西奇的网站表示,该产品适用于民用无人机。实际上,它最初是作为巡航导弹动力装置(发动机的另一个术语)设计的。据报道,MS400的一个版本可为乌克兰正在研发的R-360“海王星”反舰巡航导弹提供动力。

早期的巡航导弹使用涡喷发动机,其燃油效率比类似尺寸的涡扇发动机低,但设计更为简单。在其它所有条件不变的情况下,用涡扇发动机替换涡喷发动机将明显增大导弹的射程。

目前,中国一家公司竞购马达西奇的控股权已成为乌克兰正在上演的法律纠纷的主题。乌克兰当局正在调查这项交易是否将为外国提供敏感技术的使用权。这笔交易也陷入了北京和华盛顿在乌克兰争夺更广泛影响力的斗争之中,反映了两者更为广泛的大国竞争。

中国早期的巡航导弹,例如YJ-62和YJ-63,都使用了涡喷发动机,因为国内航空发动机部门无法为这种用途生产足够小的涡扇发动机。北京第一种涡扇动力系统可能是CJ-10陆基巡航导弹,估计已于2010年左右开始服役。虽然获得MS400将使中国能够深入了解马达西奇的设计,但北京自己拥有的设计能力可能已经超越了它。

扩散问题?

因此,中国国内使用MS400可能不是华盛顿的主要关切;美国可能更关注适用于巡航导弹的涡扇发动机技术的广泛扩散。

乌克兰自1998年以来一直是导弹技术控制制度(MTCR)的成员国。中国尚未加入。作为MTCR成员国,基辅将有望对诸如MS400之类的产品实行出口限制,而北京则无此限制。中国过去曾表示将坚持自己对MTCR准则的解释。

中国以前的两个导弹技术客户国是伊朗和巴基斯坦,它们可能对获得适用于巡航导弹的涡扇发动机技术很感兴趣。后者的巡航导弹计划可能得益于北京的支持,而德黑兰庞大的反舰导弹武库具有中国血统。伊朗也是从乌克兰非法获得少量俄罗斯Kh-55(AS-15“肯特”)巡航导弹的国家之一(尽管德黑兰在充分利用该系统方面面临问题)。在苏联时代,马达西奇制造了Kh-55所用的R95-300发动机。

伊朗根据梅什凯特/索马尔(Meshkat/Soumar)巡航导弹项目对Kh-55进行逆向工程的尝试难以取得进展,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研发不出合适的涡扇发动机。该项目的最新迭代版本被称为Hoveizeh,其发动机外壳类似于涡喷发动机,而不是涡扇设计。如果由涡喷发动机提供动力,Kh-55这类尺寸导弹的射程将大大减小。一种竞争设计——“圣城”-1(Quds-1)巡航导弹于2019年被用于袭击沙特阿拉伯阿美石油公司的设施。“圣城”-1比“索马尔”小得多,只需涡喷发动机提供大约1/3的推力。但是,正如这次攻击所凸显的那样,该导弹已被证明是比较成功的。

伊朗目前是联合国武器禁运的对象。但是,这将在2020年10月到期,德黑兰可能会寻求由中国和俄罗斯来充实其军备库存。获得适用于巡航导弹的现代涡扇发动机将为伊朗国内的导弹工业带来福音。

当然,MS400只是马达西奇发动机产品的一小部分,中国还能从其更多的动力装置中增长见识并从中受益。中国的L-15高级喷气教练机已经使用了马达西奇的产品——AI-222-25涡扇发动机,而北京也可能正在为其Y-20A重型运输机寻找更加省油的发动机。不管马达西奇公司的结局如何,由于美中在影响力、军事技术获取以及武器出口立场上争执不休,这种争执很可能会反复上演。

(欢迎转载,转载请标明引自“航空工业信息网”)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