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23日,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网站发布评论文章,题为“The Defense Industrial Base of the Future”,作者是国防项目兼职高级研究员、复兴战略咨询公司负责人米哈伊尔·格林伯格。文章主要观点如下:

基本问题

• 美国在技术上的优势持续下降;维持其军事优势,将需要致力于使国防工业基础现代化。

• 未来的军事行动环境将需要来自更多渠道和业务模型的技术,以实现更快的创新周期。如果国防部希望工业界改变其生产的产品以及交付能力的方式,就需要国防部改变其激励措施。

• 寻求商业供应商并不是未来军事优势的灵丹妙药,针对国防工业基础的政策的作用将是鼓励商业和国防公司的合作与投资。

• 下一代武器系统的优势将源于科学的进步,而下一个国防战略需要帮助国家将基础研究作为竞争优势的来源而优先考虑。

1916年,工业筹备委员会准确地预测,在20世纪的战争中,战场上每一滴血都需要在工厂里撒下5滴汗水。下一个国防战略将需要定义面向21世纪新的比率。新的平衡可能会导致其向两端移动;未来的工业能力可能用更多的代码和更少的汗水来衡量,而冲突可能会更加机器人化和无人值守。这将深刻影响美军的战法及其与工业界的互动。国防战略将需要积极优先考虑国家的技术优势,这是国家安全的当务之急。

建议

为了有效过渡到美国主导的新军事技术,下一个国防战略应概述国家安全工业基础政策的4个核心优先事项:

- 增加竞争的数量和频率

针对下一代作战概念所需的新能力,加大竞争性奖励的数量及其定期性。

- 奖励缩短开发时间

为承包商创造高利润池,从而缩短交货时间并激励更多的公司投入研发。

- 为提高项目转化率提供资金

为具有潜力的开发项目提供资金,使其从基础研究迈向作战系统。

- 支持基础研究投资

保护和增加国防基础研究基金,并促进一项侧重于科学的国家级计划。

(欢迎转载,转载请标明引自“航空工业信息网”)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