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2020-07-29 08:07

未来的空中力量:作战机组人员尚未过剩

郭道平 摘自 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网站

2020年7月24日,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网站发布评论文章,题为“Air power’s future: combat aircrew not yet surplus to requirements”,作者是道格拉斯·巴里(军用航空航天高级研究员)和尼克·柴尔德斯(海军与海上安全高级研究员)。针对大肆宣传的无人系统,文章考虑了自主平台在未来空军装备编成中的作用,以及与其使用相关的技术、法律和伦理问题。

原定于7月20-24日举行的2020范堡罗国际航空展,成为了COVID-19大流行的受害者。它已被虚拟展览所取代。尽管虚拟世界在现代空军和更广泛的空中力量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至少在目前,空勤人员在真实驾驶舱中的作用仍将继续。

尽管如此,由于美国和欧洲正在为下一代空战系统进行概念设计,因此飞行员的地位再次受到审视,即无人系统将在多大程度上补充或取代有人驾驶战斗机。先进的无人机系统(UAS)将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空军装备编成中:这没有争议。高度自动化系统与真正的自主系统之间的界限仍然存在一个关键问题。关于后者,存在技术、法律和道德问题,这些问题很可能决定许多(尽管不是全部)将要使用先进空中力量的国家如何看待自主平台。

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和最终自主的空战系统的关键是人工智能(AI)及其机器学习要素。利用复杂的软件算法来管理UAS的运作为其在军事空域中提供了巨大的实用性。无人空战系统(UCAS)与有人驾驶作战飞机并肩作战,并由机组人员对其进行监督和分派任务,这将成为下一代空战系统的一个特征。

到目前为止,从技术、法律和伦理角度看,最具挑战性的领域是有时被称为“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的领域。机器学习系统可以在快速分析非常大的数据集(有时称为狭窄的人工智能)时“超越”人类的认知。更广泛的分析和认知能力提出了更大的挑战:例如,根据国际人道主义法以及攻击所带来的潜在法律和伦理影响,评估动态环境中附带损害的风险。对于像英国国防部这样的机构来说,对使用致命性武力的授权进行人为监督仍然至关重要。

除了这种限制,英国和其它国家的空中力量正在继续发展和探索日益自动化的UAS的应用。作为皇家空军未来空战系统工作的要素,正在考虑使用辅助性UCAS以及诸如轻型经济可承受新型作战飞机之类的项目。对于海上空域,也正在考虑使用后一种方法。

2020年初,英国第一海务大臣托尼·拉达金海军上将明确表示,他设想最早在明年将新的“伊丽莎白女王”级的第二艘航母,即“威尔士亲王”号用作实验平台,以探索部署大型航母舰载UAS的潜力。但是,英国对未来的思考还包括纳入无人值守和有人平台组队的概念。关键的影响因素是决定最终为航母舰队采购多少F-35B“闪电”II。

在IISS最近一次有关英国海上空中力量新时代的网络研讨会上,主要以新航母的出现为标志,很明显,已在考虑这种能力的未来发展。皇家海军舰队司令杰里·凯德海军中将指出,未来可能会纳入UAS,“我们将看到航空兵的发展方向”。

IISS网络研讨会指出,对抗日益激烈的海上环境正在推动对远程能力的需求,以便在面对更致命的远程进攻威胁时,继续有效地投射力量并在更广阔的区域实施海上控制。显然,UAS以及地面和水下无人系统是主要的解决方案,但至少在中期,它们还只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5年前,时任美国海军部长雷·马布斯说,F-35C几乎可以肯定是美国海军购买或飞行的最后一种有人驾驶打击战斗机。但是,美国海军随后放弃了开发低可探测UCAS的计划,而是转向较为温和的MQ-25“黄貂鱼”空中加油无人机。目前对未来海军空中作战平台(代号为“F/A-XX”,但又被称为“下一代空中优势”计划)的想法是,它可能由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两部分平台组成。

至少到本世纪30年代中期,美国航母舰载机联队仍将由一系列有人驾驶的多用途战斗机主导,而无人平台越来越多地提供关键的支撑能力,例如空中加油和包括空中预警在内的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而陆基海上空中力量,特别是进行持续反潜作战的海上空中力量,很可能会演变成由P-8A“波塞冬”和长航时UAS等大型固定翼平台混编而成。

有人曾预言过,有人驾驶作战飞机将被无人或自主系统取代而走向灭亡。但无论如何,作战飞机的发展至少还要进行一次迭代,而在飞行器设计时弹射座椅仍是其中的一部分。

(欢迎转载,转载请标明引自“航空工业信息网”)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